结婚产业观察

央视关注!婚礼行业这一新职业火爆

职业伴郎伴娘这个由市场需求催生出来的新职业,目前还处于发展初期,但有业内人士预计年增长会达到25%-30%。

(观看视频,点击此链接)

随着七夕的临近,婚庆市场进入了旺季。对大多数新人来说,请自己的朋友来当伴郎伴娘是第一选择,然而,好友们分隔几地、时间不凑巧等诸多实际困难,让新人们发现,想找个合适的伴娘伴郎并不容易,由此,职业伴郎伴娘应运而生。

个人接单和入驻公司平台是兼职伴娘目前找寻工作机会的两大主要模式,有的伴娘租赁平台声称入驻人数已超10万人,有些兼职伴娘一场婚礼可以赚到2600元。不过,一些兼职伴娘则表示,接单随机性高,“全职做不太现实”。

知名结婚观察家郑荣翔认为,职业伴郎伴娘的服务解决了一些难题,但该行业处于发展初期,准入门槛低,应尽快进一步规范。

00后职业伴娘:出租自己40次后,成了伴娘们的老板

今年22岁的谢宇科,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了一名职业伴娘,从2020年11月起至今,谢宇科已经当了40次伴娘,飞行里程已达14万公里,足迹遍布国内各大城市。

她参加过斥资百万的豪华中式婚宴、也目睹过骑马过街的特色民族婚礼,她曾被青梅竹马许下的庄重誓言所打动,也因一位新娘对她说的一句“我不爱他”而陷入深思。

伴娘租赁,一件人生大事中临时搭建的契约关系,让谢宇科找到了有趣又可以赚钱的“新职业”。

根据国家民政部2018-2020年统计公报,近年来结婚登记人口的平均年龄逐渐走高,30-34岁人口登记结婚的比例明显增高,由31.04%上涨到38.65%,这充分说明——年轻人晚婚趋势十分明显。也就是说,许多人结婚时身边很难找到未婚且适龄的婚伴。

谢宇科抓住了这个机会,还将“婚伴”职业化开成了公司。

谢宇科表示,作为中间商,美伴先是通过“新媒体引流获客”,例如小红书、微博、抖音等平台,去吸引那些想做婚伴的人群及有相关需求的备婚人群来到我们这里,再搭建一个婚伴数据库。当有人有婚伴需求时,我们就会为其“匹配婚伴”,最终达成双方的合作。

这个过程中会收取一定的信息服务费用,目前平台每一单的盈利在30-40%左右,伴娘每单每人的成交金额基本会控制在400-1000元左右,而因为职业伴郎本身数量少更难找,市场上供小于求,价格也会相应上调约30%,每单的底薪设置在500元左右。

目前美伴的整体工作团队共有100多人,包含了管理层、技术团队和社群运营助理等等人员,而婚伴团通过从媒体平台吸纳和亲友之间相互介绍逐渐壮大了起来,现在储备人员已经达到5w+,伴娘与伴郎的数量比约为100:1,这些婚伴覆盖了国内各个省份及地区,目前平台成交量已达近千次。

职业伴娘伴郎悄然兴起

张华(化名)不久前举办婚礼就选择了租伴娘,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他表示妻子的亲友多在外地,疫情防控期间好友不方便走动,且婚嫁年龄偏晚,,身边单身女性朋友也不多。所以在听说可以租赁职业伴郎伴娘后,他和妻子欣然决定,租了几位经验丰富的伴娘,婚礼得以顺利举行。

张华认为,租赁伴娘既能帮助新人办好婚礼,又解决了不想到处找人的烦恼。“年轻一辈会比较容易接受这种服务,以后如果身边朋友有需要,我会向他们介绍这种服务的。”

有人兼职伴郎伴娘是为了赚零花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婚礼和当伴娘的感觉。

朱亚丽刚成为兼职伴娘不久,在五月婚礼旺季里,她已经担任过9次伴娘。“获得收入是吸引我的一方面。在婚礼上看到别人的爱情那么美好,我真的会很感动,主持人在台上说,我就在后面和新娘一起哭。”

(观看视频,点击此链接)

“坐标××,兼职伴娘500元一天,当天收到红包会归还新娘”“性格好、配合度高,可素颜出镜”“身高××,体重××,年纪××”“不接受婚闹、不喝酒”……

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手机App以及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有关兼职伴娘的消息并不少见。随后记者又在某知识分享平台输入“兼职伴娘”关键词,很快也检索出不少兼职伴娘的相关回答,不少用户在回答中分享了自己从事兼职伴娘的经验,同时还有一些人在平台上找寻兼职伴娘的工作机会。

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里面还找到了专门承接兼职伴娘伴郎服务的App。其中一款App声称专注于帮助单身男女青年进入伴娘伴郎租赁行业。截至今年6月初,该平台公开数据显示,已有超过10万名伴娘伴郎加入。

经统计发现,2022年,该平台一共发布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单的伴娘伴郎需求订单,服务价格多为300元~400元/天。而具体定位到“广州”,2020年~2022年,该平台发布了5个兼职伴娘伴郎的订单。

而在某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记者发现了更多广州地区找寻兼职伴娘工作机会的信息。这些活跃于广州的兼职伴娘,她们服务每场婚礼收取的费用在500元~800元/天不等,当中不少人都有过给朋友当伴娘的经历,少数人有过兼职伴娘工作的经历。

除了个人发布的消息外,在该平台也能找到以团队方式承接兼职伴娘工作的帖子。

此外,加入微信群是另外一种找寻兼职伴娘工作机会的方式,但进入这些微信群或需缴纳一定的费用。

记者支付了18.8元的视频课程费后进入了其中一个兼职伴娘微信群,每天平台负责人会在群里发布来自全国各地的兼职伴娘需求,如果觉得合适可以报名,之后平台负责人再把兼职伴娘的简历发给新娘,如果双方都觉得合适,这一单就可以定下来;不过记者也发现,有人表示向一些兼职伴娘群缴纳了入群费之后,并没有接到任何单子。

“散户”接单随机,平台派单要抽成

随着兼职伴娘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号称“全职伴娘伴郎”的网络租赁平台、社群平台先后出现,此前一则“22岁女大学生毕业后从事职业伴娘”的新闻也曾冲上社交媒体的热搜榜,这让人不禁想问:兼职伴娘真的可以全职化吗?

“全职做不太现实,毕竟你身边不会经常有婚礼举行,订单不稳定。加之,新娘对年龄、生肖等有要求,就算有订单也不一定能成。”有过5次伴娘经验的赵滢(化名)这样表示。

目前兼职伴娘寻找工作机会主要形成了两大模式:一种是在社交媒体平台、网络交易平台上发布信息,以“散户”的方式接单,另一种则是加入“职业伴娘伴郎”公司创建的平台或社群接单。前者接单自由,不过能不能有订单很随机、靠“缘分”;后者背靠公司,有的需要缴纳一定会员费用,对每单订单平台也会抽成。

在某伴娘租赁平台,记者发现低级别会员费几十元,高级别会员费可达300多元,会员等级越高,平台越优先派单,抽取的服务费也越低。

广东省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林雪在婚庆行业工作十多年。她表示就目前来说,兼职伴郎伴娘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大部分新人选择伴郎伴娘时都会很谨慎,基本上是选择自己最好的朋友、同学等,因为只有和新人有十足默契和高度信任,伴郎伴娘才能在婚礼中为新人分忧。”

在她看来,兼职伴娘很难全职化,“兼职伴娘严格说来可以划归到婚庆服务之内,婚庆行业有其特殊性,大部分人一生只会举行一次婚礼,所以它的市场应该不大。”

记者随后电话咨询了广州市多家婚庆公司,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公司没有兼职伴娘业务,如果新人需要,可以帮忙协调租伴娘。

作为兼职伴娘行业的创业者之一,谢宇科表示未来想将公司业务拓展到更多方面。“既然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愿意分享兼职故事,打造一个‘社交+兼职+标准化服务’为一体的伴娘网络平台是我们的未来规划。”

年增长预计达30%,行业规范待完善

(观看视频,点击此链接)

随着婚庆市场上职业伴娘伴郎的需求增加,专业的租赁公司也出现了,也让这门新兴行业慢慢走向规模化和规范化。

伴娘伴郎服务机构创始人尹元辑表示:我们第一个月只有几千人注册婚礼伴郎伴娘,第二个月不到一万人,目前来说是指数级的增量增长,已经达到了5万人左右。

职业伴娘伴郎市场的火爆,带动注册会员人数迅速增加。在提供服务前,企业会和双方签订相关协议。

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广州市总工会律师团律师杨满玉认为,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人的需求越发呈现多样化,“有租借伴郎伴娘的需求,自然会有提供服务的市场,那么有市场就应该规范。”

杨满玉建议,各方在租借伴郎伴娘前,应及时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写明提供服务的报酬以及对突发事件的处理方案,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如果双方是通过像职业伴娘团这样的第三方建立的合作关系,那么协议可由第三方提供。此外,租赁双方与平台应该秉持诚实信用的原则,真诚为办好婚礼而出力,拒绝劝酒、婚闹等不文明的风俗。

婚庆行业专家表示,职业伴郎伴娘,这个由市场需求催生出来的新职业,目前还处于发展初期,存在准入门槛低、服务标准不统一、缺少执业规范等问题,亟待进一步完善。

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婚庆发展委员会会长 曹仲华认为,职业伴娘伴郎的服务预计年增长会达到25%-30%。这个市场是一种跨地域的发展,应该去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规范服务标准,让大家有依据,能够规范操作,促进伴娘伴郎的服务健康发展。

[ 原创声明:本文为结婚产业观察整理;来源:央视财经、广州日报;责编:风晓标;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结婚产业观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
关注微信公众号:结婚产业观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货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