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产业观察

如果婚姻里没有爱了,看社会学家李银河怎么说……

如果婚姻里没有爱了,我不会待在里面

李银河身上有无数标签。有人说她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她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博士,她是中国第一批进行同性恋研究的学者,也是一位经常对热门话题给出不一样见解的社会学家。

如今,66岁的李银河隐居威海。她在新书《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里写道,“自我感觉已经进入了人生化境,物质生活舒适中和,人际关系清爽温暖,精神生活平静喜乐。无欲无求,自由自在。”

1月6日,李银河做客大宁剧院,与“人生大不同&少年大不同”创始人陈瑜就“爱是人间最有趣的游戏”展开对谈。该活动由大宁剧院、尚艺雅集、上海市妇女儿童服务指导中心(巾帼园)、上海市女性社会组织发展中心联合主办。

谈爱情:“中奖”的三个因素

在李银河看来,如果能对一个人产生爱的感觉,那是一种幸运,是“中了奖”。

“人能不能在这一辈子碰到真爱,其实有三个因素。”李银河说,其中之一便是运气,也就是正好碰上了一个值得去爱、相互有爱的人。

在运气之外,首先一个人心里得特别想要得到爱。“当你特别想要一个东西,你就会散发这种信息,你想要的东西接到这个信息后就会被吸引。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碰不到爱,那可能是你还想得不够厉害。”

此外,还得有爱的能力。

李银河笑言自己爱的能力比较强,大学时的初恋是一场“昏天黑地”的单恋。“所谓爱的能力就是你能见到一个人,然后你爱上他。有人说不清楚自己爱不爱他。我觉得爱可以分为三个档次,最低是有好感,再高一点是喜欢,爱则是坠入情网。如果说你连爱没爱上都不知道,都分不清,那你恐怕没有爱的能力。”

李银河曾访问47位女性,倾听她们的感情故事。“爱还是不爱,是很明白的。你要是爱上了,那肯定是爱。你要是还犹豫,就证明其实不是爱。因为爱的感觉是非常强烈的,都让人有点失常的感觉。爱是非理性的,不经过算计和比较,和他家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没有关系。”

她特别提到,爱和条件是对立的。“如果你考虑条件,这就无所谓爱了吧。爱恰恰是在最忽略条件的情况下发生的。”

谈婚姻:长久的基础是特别喜欢对方

陈瑜问李银河,如果要为一对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写一句祝福,会写什么?

李银河答:地久天长。“我觉得长久的婚姻,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感情基础好,两人都互相特别喜欢对方,觉得自己总算找对人了。我和小波就有这样的感觉。当时我也有失败的初恋,就想哎呀幸亏没和那人好,有一种很幸运的 ‘后来咱们碰上了’这种感觉,有这种感觉就容易珍惜。”

李银河说听别人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有夫妻为了让对方不出轨,准备了一个婚前协议,协议说谁出轨就要赔给对方五亿。

“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有点搞笑了。这种合同最多也就是个口头约定,公证处都不一定给你做。所以我觉得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李银河说,另外婚姻也还需要经营。

“本来经营这个词我不爱听,觉得两个人好就好,但其实还是需要经营的。当七年之痒出现的时候,要好好沟通。如果犯了错误,要赶紧认错,坚决改正,保证不再犯,这样的话或许能长久。”

这样的“保证”可信吗?

李银河说:“当然也有人说出轨就是零次和无数次。但我觉得还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是一时昏头,不是移情别恋的话,还是可以原谅的。”

谈出轨:婚外恋的三种应对

婚外恋恰也是李银河的研究领域。“但是我没提倡啊。”她说。

李银河说,全球出轨率大概是百分之四十左右。“这个数据是有变化的。在金赛(Alfred Kinsey,美国性学家)的调查中,男人是百分之六十四的出轨率,女人是百分之二十六的出轨率,这个数据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后来经过六七十年代的性革命后,明显的变化是女性所有的指标都追上男性了,包括婚外恋、婚前性行为等指标。

这是一种进步吗?李银河认为从男女平等的角度去说,那是进步。但从社会整体行为而言,就是一个变化而已,没有好坏之说。

许多人问,如果发生了婚外恋怎么办?李银河回答有三种办法。“一种就是离婚,他改不了,你忍不了。第二种就是原谅。第三种比较前卫,但现在已经出现不少了——夫妻关于两人关系作了特殊约定:我们都可以到外面有,但我们还是一对。”

李银河甚至坦言,假如她的伴侣有了婚外恋,她会选择开放式婚姻。“人没必要把自己拘束在很不幸的关系中,大家互相折磨。当然,前提是他还爱我,只是同时爱上了别人。”

那么如果婚姻里没有爱了,还要待在里面吗?

李银河答:“我肯定不会。”

谈性教育:不要以大人之心度儿童之腹

很多人谈性色变,羞于谈性。但如何给孩子做性教育,却是许多家长今天要头疼的问题。

“我觉得性教育这个事应该是学校老师来讲,这个已经在推动了。我看到一个真实的案例。有一个人,很大了,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垃圾箱里捡来的,以至于每次路过垃圾箱都会看一下,觉得 ‘这是我的出生地’。那多糟糕啊。”

“所以我们要用正规的语言,平和的语气,就像说一个一般知识那样说给孩子听就可以了。”李银河说,“我们要做的是,不要以大人之心度儿童之腹。”

她说起郑渊洁给六岁儿子讲性教育的故事。“郑渊洁那时拿个面包圈和香蕉,跟儿子说 ‘今天我给你讲性教育啊’。他儿子呢,当时先问了一个别的问题,问为什么每次都先看到闪电,然后才听到雷声。郑渊洁说 ‘你这个先放一放,我这个更重要’,然后比比划划讲了半天。结果说完儿子的反应是 ‘爸爸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先看到闪电,然后听到雷声?”

“所以你不要用大人的心去想孩子,什么性好可耻啊好害羞啊,孩子们会像理解闪电打雷那样去接受它。”

[ 原创声明:本文为结婚产业观察转载;来源:澎湃新闻;作者:罗昕 ;责编:风晓标;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结婚产业观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关注微信公众号:结婚产业观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货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