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产业观察

2018云南省婚礼宴会服务市场解析

云南省2018年婚礼宴会服务市场解析……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官网发布的数据,云南省2018年度结婚登记377567对,离婚登记107399对。

解 析

一、尽管云南省2018年结婚登记人数的下降的幅度没有2017年大,但是377567万对的结婚登记人数首次跌破到40万对以下!

二、云南省离婚登记人数自2013年以来两年增长,由2012年的5.95万对增长到10.74万对;但是,2018年是这7年中离婚人数增长最少的一年。

三、2017年,云南省结婚服务企业及团队普遍惊呼“接单数量减少了,业务非常难做了,效益大幅下滑了”,而2018年仍然保持这种状况,也有一些企业及团队感到2018年比2017年略微好那么一点点,这种状况与“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结婚人数不断减少”有一定的关系。

四、“接单数量减少了”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结婚人数不断减少”。从有统计数据的2013年开始,云南省需要婚礼服务的人数这块“大蛋糕”在逐年缩小,而可以提供婚礼服务的“抢吃蛋糕”者却逐年增加。

仅以昆明市为例,2013年,有一定条件和资质并愿意提供婚礼宴会服务、婚礼庆典服务的企业及团队都可以用十位数进行统计,能够提供婚礼一站式服务的婚礼堂只需要用个位数进行统计。到了2018年,婚礼宴会服务企业则需要用百位数进行统计,婚礼庆典服务企业及团队则需要用千位数进行统计,而能够提供婚礼一站式服务的婚礼堂则需要用十位数进行统计。不断减少的婚礼服务单数就这样被不断增加的婚礼服务企业和团队瓜分了,如此,每一个原有的企业或团队肯定会感受到“接单数量减少了”。

五、很多企业及团队不仅仅是感受到“接单数量减少了”,而且感受到“许多单的金额减少了,宴会的桌数减少了,每桌的金额减少”,“业务非常难做了,效益大幅下滑了”。这又是什么原因?

这些减少,与云南省2017年以来的政治形势有一定的关系,但绝不是唯一因素。

首先需要提出的是,由于上面提到的状况,云南省婚礼服务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了,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求发展,许多企业或团队在经营策略中使用出最“得心应手”的“价格策略”,而在这个策略中采用最多的手段是最原始、最简单、最省事、最方便的竞争手段——价格竞争,有的是采取直接的低价、降价策略,有的是采取优惠、赠送的变相降价策略,有的是采取“极端削价竞争”手段,实施这些“价格策略”,其目的就是想压制竞争对手,甚至想压垮竞争对手,从而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在实施这些“价格策略”时,最冠冕堂皇的理论依据就是“薄利多销”。

六、大家都知道,婚礼服务的收入主要由宴会菜肴(包括必须配套的宴会场地和服务)、宴会酒水、婚礼仪式(婚礼庆典)这三大块组成,目前,在云南省婚礼服务市场竞争中,这三大块是什么状况呢?

1. 低价的宴会菜肴。

从表面看,企业好像是为顺应消费者的“消费习性和消费需求”,推出廉价婚宴套餐,实际上是在采取低价竞争,没有或者根本不想积极有效地引导消费。这种竞争的结果是婚宴菜肴采用食材、烹调技法、菜式口味基本一样,千篇一律、一成不变、缺乏新意;消费者普遍爱吃的家常菜、地方特色菜、民族特色菜等在婚宴上基本无影无踪;一桌菜不到半小时就上齐了,桌子小、转盘小,菜盘摞起来,找不到菜吃;一些热菜端上来热气不多,酒不过三旬热菜成了凉菜……“现在的婚宴越来越没有吃头,吃来吃去都是一个样”,很多关于婚宴菜肴非议不绝于耳,消费者参加婚宴后都会有很大的不爽和抱怨。

婚宴菜肴为何成了这个样子?重外形轻口味、重数量轻质量、重速度轻食用、重程序轻感受是一方面的原因,低价竞争才是更重要的原因,有限的婚宴价格怎么能做出好看、好吃、够吃、吃了还想吃的菜肴呢?物有所值,一分价钱一分货,有哪个企业愿意贴着本钱提供超值的东西的呢?

2. 低价的宴会酒水。

目前,云南省婚礼宴会企业提供酒水大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在宴席菜肴之外由消费者向企业选购酒水,另一种是在宴席菜肴之内由企业提供酒水。

中华民族在招待宾客方面是非常讲究的,客人来了,好菜好酒招待客人,生怕招待不好客人。我们的好些企业在酒水方面是怎样运作的呢?

从表面看,这些企业好像也是为顺应消费者的“消费习性和消费需求”,在提供两种酒水时推出廉价婚宴酒水,实际上还是在采取低价竞争,没有或者根本不想积极有效地引导消费。消费者需要我提供酒水,好,四五十元、六七十元的白酒、红酒加饮料由消费者选择;消费者不需要我提供酒水,好,退还消费者四五十元。想想看,四五十元、六七十元一套的酒水会是什么样子?来宾不是“白痴”,东家不是“憨包”,这样的酒水,来宾敢喝吗?想喝吗?愿喝吗?东家讲良心吗?过得去吗?有面子吗?

3. 低价的婚礼仪式。

婚礼宴会和婚礼仪式(婚礼庆典)是在婚礼婚宴中两种不同形式、不同内容、不同价值、相辅相成的服务,也有着不同的意义和重要性。

目前,云南的婚礼宴会中提供的婚礼仪式(婚礼庆典)服务业大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婚礼宴会服务企业自己有相应团队,自己提供这项服务;另一种是婚礼宴会服务企业与婚礼庆典服务企业合作提供这项服务。

好些企业或团队在竞争中也打起了婚礼仪式(婚礼庆典)的主意,从表面看,这些企业同样也好像是为顺应消费者的“消费习性和消费需求”,可以提供廉价的甚至是免费婚礼仪式(婚礼庆典)服务,实际上还是在采取低价竞争。婚礼仪式(婚礼庆典)服务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需要成本的,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低价的甚至是免费的会有什么好的效果呢?到头来还是消费者不满意,企业不赚钱。

从以上三大块的现状可以看出,消费者流传的“婚礼菜肴难吃、酒水难喝、仪式难看”是有根据的,这种竞争方式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严重影响着婚礼服务企业的声誉和效益,也严重影响着婚礼服务市场的规范和秩序。

所以,“订单减少了,每单的金额减少了,宴会的桌数减少了,每桌的金额减少,业务非常难做了,效益大幅下滑了”不能完全归结于结婚的人数减少了、竞争的企业增加了,还有结婚服务企业及团队自己的原因。

七、以后的婚礼宴会怎么做?

这不是婚礼服务企业可以决定的,而是应该由90后、95后、甚至更后的结婚主力军们决定的,婚礼服务企业不是顺应所谓“低价就好”的落后的消费习性,而是应该顺应新一代适婚群体进步的消费需求,应该充分考虑他们的喜好和追求,为高品质买单,为有情感买单,为有个性买单,为偶像买单,为追风买单,为满足自我表现买单……

八、婚礼宴会服务企业不要只盯着婚礼这“一亩三分地”,不要婚礼当成唯一的“摇钱树”,还应该在宴会上挖掘潜力,把不太平稳、载重量较少的“独轮车”改造成比较平稳、载重量较多的“两轮车”。(话题详情可查看“ 杨琨:从婚宴“独木桥”走上宴会“阳关道” ”这篇文章。)

云 南 省 结 婚 数 据

2018年结婚登记人数377567对,比上年减少25190对,减少6.25 %;

2017年结婚登记人数402757对,比上年减少43319对;减少9.71 %;

2016年结婚登记人数446076对,比上年减少11331对;减少2.48 %;

2015年结婚登记人数457407对,比上年减少 5523对;减少1.13 %;

2014年结婚登记人数462640对,比上年增加13929对;增加3.10 %;

2013年结婚登记人数448711对,比上年增加46954对;增加11.69 %;

2012年结婚登记人数401757对。

云 南 省 离 婚 数 据

2018年离婚登记人数107399对,比上年增加5992对,增加5.84 %;

2017年离婚登记人数101477对,比上年增加5996对,增加6.28 %;

2016年离婚登记人数95481对,比上年增加10386对,增加12.20 %;

2015年离婚登记人数85095对,比上年增加 6210对,增加7.87 %;

2014年离婚登记人数78885对,比上年增加 8750对,增加12.48 %;

2013年离婚登记人数70135对,比上年增加10608对,增加17.8 %;

2012年离婚登记人数59527对。

[ 原创声明:本文为结婚产业观察转载;来源:云南省婚协——秘书处;责编:风晓标;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结婚产业观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关注微信公众号:结婚产业观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货互动精彩多

相关文章
  •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