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产业观察

糖衣炮弹+大棒,TA如何阻止超低婚育时代的来临?

在万事俱备的条件下,为什么新加坡依旧国民婚育低迷?

香港有支乐队曾出过一张专辑,讲述时下被高房价、低收入压得喘不过气的年轻人在适婚年龄无法结婚,出现“给亲戚看见我一个人食吉野家”、“爱情Disabled”(爱情残疾)、“我在暗中储首期”等尴尬境遇。

相比之下,在常被拿来跟香港PK的新加坡,年轻人面对的却是另一番风景,与结婚相关的婚房、育儿、法律等配套设施政府已为他们备齐,在结婚的问题上,适婚青年似乎什么也不用愁。可另一方面,新加坡依旧国民婚育低迷,是人口出生率却是世界最低之一。

那么,新加坡是如何为国民“包办婚姻”的?为什么政府着急?在万事俱备的条件下为何国民依然不愿就范呢?

糖衣炮弹在前 打赏与奖励

2018年新加坡的总生育率仅1.14,创8年来新低。结婚率也持续下降,初婚年龄越来越晚,2018年结婚率比上年下降4%,初婚男性年龄30-34岁,女性在25-29岁和30-34岁两个年龄段。

婚育低迷令新加坡政府操碎了心,比起香港的不干预型政府,新加坡拥有闻名世界的控制型政府,说它是国民老妈子不为过,包管从摇篮到坟墓的一切,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糖衣炮弹优惠。

生娃能赚钱  结婚能赚房

● 生育孩子的父母可立即拿到一笔8000-1万新币(4-5万人民币)的现金奖励;婴儿将收到“人间开门红包”,只需父母在银行提前为小孩注册个人账户就能收到政府打来的3000新币(1.5万人民币);

下一步政府与家庭合作出资为婴儿储备养育公积金,按1:1比例缴纳,直到12岁。养育1-2孩、3-4孩和5孩以上,奖励金额互不同,生越多奖励越大。

育儿津贴。2015年起新生儿可自动获得医疗津贴4000新币、婴儿照顾费600新币、幼儿园学费补贴170新币,低收入家庭还可另外获得育儿费440-540新币、上学资助费240新币。政府还推出“保姆常春藤计划”(Maid Ivy)资助国民雇佣菲佣或印尼佣等家务外劳。

▲ 新手妈妈参加政府提供的育儿培训课程

婚房不愁。居民一旦登记结婚就具备了购买组屋的资格。组屋HDB是政府公屋,由政府以低价出售给住户,解决了85%人口的住房问题。

普通三房式组屋在每平5000新币上下,而新加坡人均月收入中位数是4232新币,也就是一个人一个多月的收入就能买一平米房,只需缴纳10%的首付,此外还有数额不小的住房公积金,也就是说夫妻二人3-5年内购买一套普通住房不是难事,价钱相当良心。

舆论:制造温馨也制造焦虑

新加坡充分利用舆论媒体为鼓励婚育造势,形成了独特的催婚催育文化磁场。比如登记结婚的民政局就位于一栋漂亮温馨的南洋小别墅内,门口写着大大的宣传语“真爱至上”(Real Love Works),让人对婚姻产生神往。

媒体也对生育进行宣传,教育国民“生育是过期不候的礼物”(Fertility is a gift with expiry date)。

▲新加坡民政局

爱国吗?请生娃!

政府最高明的手段莫过于将婚育与爱国主义教育结合,在爱国爱家、国民义务方面进行全民式洗脑,2012年甚至推出了“国庆日造人之夜”,号召国民在国庆节喜大普奔的日子造娃,把爱国热情转化为造娃激情,以实际行动爱国,结婚生娃不仅是个人幸福,更是精忠报国。

曾有新加坡夫妇希望小孩赶在国庆节出生,算好日子备孕。

▲狮城第一美女演员范文芳的儿子Zed 就生于国庆日8月9

发展婚姻产业与婚姻科技,从娃娃抓起

政府还资助13家婚介所和约会服务机构,为国民当红娘;还与大学和科研机构合作推出人工智能项目aiSingapore,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大数据提高配对和约会成功率。

新加坡不少年轻人使用约会APP找对象,最常用的Tinder、Coffee Meets Bagel、OkCupid都很受欢迎。约会软件Paktor由本土创业公司创立,取材于粤语“拍拖”的谐音,在狮城有80万注册用户,每月促成6万次约会。

另一家本土相亲APP Lunch Click由一家婚介所开发,这些创业项目都受到政府青睐

▲约会软件Paktor

▲相亲软件Lunchclick

就连教育机构也被纳入婚育计划,政府尤其鼓励高智商、高学历人士婚育,在各大高校尤其是名校,学生会等机构不定时举办以Party、郊外野炊、酒会为名义实则是相亲大会的活动,为硕士、博士提供社交机会。

中学对学生的早恋行为并没有严格限制,在中学校园能看到很多早恋的少男少女牵手。这种不干预早恋的做法还真奏效,许多年轻夫妇是青梅竹马,从早恋直达婚姻,在新加坡很常见。

狮城女星黄馨慧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从学生早恋到婚姻的过程

大棒在后  歧视与惩罚

然而政府对待单身者、不婚者、未婚妈妈、丁克就没那么温情了。

对未婚妈妈、婚外孕,以上婚育奖励不存在或数目极低。

住房方面,组屋对未婚者不开放,单身者只有等到35岁才有购买权,35岁以下单身者没有购买公屋的资格,政府甚至还为单身者设计了一个“单身公民计划” (Single Citizen Scheme)单独解决单身者问题。

在房屋规划方面,大幅减少过去为单身人士准备的单身公寓供应量,让单身者买不起房。

近年还增加了三代甚至四代同堂的组屋设计,鼓励发展大家族。

▲新加坡作家李慧敏在作品中讲述政府对单身者的惩罚

在法律设计上,结婚容易离婚难。离异必须婚后三年才能提出,新婚三年内不得离婚。

如一方提出离婚,另一方同意,分居三年后可解除婚姻;如一方提出离婚,另一方不同意,必须分居四年以后才可离婚。

要特别说明的是,新加坡的婚姻法制度包括两个体系,即民法系和穆斯林法系。非穆斯林适用民法系,由民政局办理结婚,适用民法;穆斯林只能由穆斯林婚姻登记机关受理。

两个体系的律法不同,民事婚姻法定结婚年龄21岁,结婚前后新人要接受婚姻法课程培训,每人享有婚姻咨询与法律调解服务;

穆斯林婚姻法承认一夫多妻制,男性最多可同时娶4个妻子,法定结婚年龄也不明确,只要性成熟年龄即可,一般要求21岁,16-21岁者需父母授权,女性低于16岁者需特殊证件,结婚要在瓦力(Wali,伊斯兰教长老)见证下。

民事婚姻和穆斯林婚姻倘若进入离婚程序,则分别由家庭法庭和伊斯兰教法庭(Shariah Court)受理。

原因与现状

政府之所以如此着急,当然是因为人口锐减、劳动力堪忧,这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但除此以外,还有政治顾虑。

新加坡主要包括三大民族,华人占人口75%,所谓人口出生率低主要集中在华人,因为华人教育程度较高、经济条件较好,对婚育也有更高标准。

但马来穆斯林群体不存在低出生率,反而出生率极高。

上文讲到穆斯林允许一夫多妻(尽管现实中这种情况极少),允许未成年人结婚,生育在伊斯兰教信仰中又备受推崇,所以马来人家庭有4-5个孩子很常见。

如果华人生育率持续低迷,穆斯林人口不断增加,未来人口结构比例就会变化,有国家宗教化、穆斯林化可能,很容易变成隔壁马来西亚、印尼那样的穆斯林国家,华人变少数族裔,这是世俗化的新加坡政府不愿看到的。

▲近几年三大民族的总生育率比较,去年马来人总生育率几乎是华人的两倍

2013年发布政府人口白皮书希望2030年实现人口增长30%,人口从530万增长到690万。

为补充人口缺口,政府加大移民政策,但持续受到国民反对,抱怨移民抢走工作机会,所以政府就放缓脚步,因此,提高国民生育率迫在眉睫。

新加坡也曾走过计划生育道路,由限制生育到鼓励生育的这条路与中国的独生子女到全面二孩路径十分相似,但新加坡走在了中国前头。

过去政府认为人口是负担, 1970年实施计划生育,通过房屋限制、取消津贴等经济杠杆降低国民尤其是低收入家庭生育意愿,李光耀一度被诟病为“纳粹生育观”,鼓励高学历者生育,低学历者少育乃至绝育。

到1985年人口生育率为1.6,已低于正常人口替代率的2.1,此时政府及时放开,鼓励生3-4孩。

尽管胡萝卜加大棒催生,可年轻人婚育欲望低迷,原因在于:

● 经济低迷,没有安全感,结婚需要稳定的经济生活来源;

● 新加坡是世界工作时长最长的地区之一,国民没时间交友和照顾家庭;

● 新加坡物价全球最贵之一,教育费用昂贵,华人又希望给自己小孩最好的条件和教育,光靠政府那点补贴远远不够;

● 生育对职业发展有负面影响,人们不愿放弃职业理想;

● 法定产假只有16周,雇主不愿给员工延长带薪假期。

▲新加坡街头 图 August Phunitiphat / shutterstock

作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大都会,新加坡人对多元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接受度越来越高。

除了传统的恋爱结婚生子模式,越来越多人选择单身、同居、只恋爱不结婚、未婚生子、丁克,还有跨种族婚姻、跨国婚姻和同性恋等不同追求,婚姻制度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2018年新加坡跨种族婚姻率达22%,2008年还是16%。

同性恋虽不受法律承认,但新加坡同性恋群体却不容忽视,走上街头抗议比比皆是,近日最著名的就是新加坡第一家庭李光耀家族的李光耀之孙、李显扬之子李桓武与男友在南非注册结婚。

这个世界上,有人为经济条件不足结不起婚而郁闷,也有像新加坡这样,万事俱备不用愁的时候,反而质疑并嫌弃起这种人类最古老的生存方式。

没有的时候想要,拥有了以后还嫌不够,人类的烦恼不过如此。

[ 原创声明:本文为结婚产业观察转载;来源:环行星球;作者:劳拉申;责编:风晓标;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结婚产业观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关注微信公众号:结婚产业观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货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