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嫁风向标

湖畔大学布局的新蓝图,看完就知道婚嫁同窗在做什么!

2016年12月28日,湖畔大学举行第三期学员面试,并披露实体校园建设的最新进展。

INUP-fxzencv3831688

此次新校区的选址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镇,整体占地面积约375亩,一期规划建设约60亩,首度曝光的设计图显示,新校区的主体建筑为圆形,四面环水,园林交错。

实体校园的下一步是学位授予吗?

目前湖畔大学的老校区在杭州三台山路的鹆鹄湾一带,其前身是由马云、郭广昌、沈国军等8名浙商投建的高端会所——江南会,与新址相比规模较小,目前仍在使用中。

湖畔大学已有两届学员,第一届录取学员36人,第二届40人。校长马云在面试现场表示,所有进入湖畔大学的学员,都是这所学校的建设者,湖畔希望跟前10期学员一起,花10年时间为中国下一代企业家打造一所哈佛、耶鲁级别的伟大大学。

若想实现这一愿景,马云及其创办者们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进一步扩大招生规模、完善教育体系、塑造口碑,甚至是获得学位授予权。而实体校园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关键一步。

湖畔大学新校址预计在2017年开工,2020年投入使用,兼具现代科技教学功能,届时招生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马云当天还透露,除了CEO班,湖畔将在逐步考虑开设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湖畔大学实体校园设计图

这所由阿里巴巴亲手筹备的 “大学”,其野心已经初见端倪。

湖畔大学是非典型商学院

很多人都喜欢把湖畔大学与商学院对比,其实它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可比性。

无论是组织性质、资金来源、运营目标,湖畔大学都显示了自己的特殊性。它在民政厅下注册为民办非企业组织,目前通过募捐渠道进行筹款,其董事会聚集了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等对中国经济产生重要影响或在中国商业环境中拥有话语权的企业家与学者。

马云曾发出过MBA无用论,而湖畔大学的授课老师也大多为实干家。与商学院习惯探讨成功案例不同,马云表示湖畔大学是一所研究失败的大学,学员们需要学习如何保持基业长青 (build to last),而非短暂盈利(build to sale),旨在挖掘国内未来十五年之后的商业领袖。

在挑选学员方面,除了设置了“三年创业经验、三十名以上员工、纳税三年,并拥有三千万营业额”的基本门槛,湖畔要求报名者必须通过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的推荐,这份名单包括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蒙牛乳业集团创始人牛根生、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等人。而国内的主流商学院并未设计这样的高门槛,通过线上报名即可直接加入入选队伍。

这种与众不同的组织架构和严格的筛选制度,不仅仅保障了湖畔大学的质量和社群特色,还让它暗藏了更多使命与重担。

不可忽视阿里巴巴、复星们正在构建的生态系统

阿里巴巴投资部门很早就否认过他们与湖畔大学有关,湖畔的负责人也强调学校的决议模式由校董会投票决定,基金会的预算与投入将向社会公开。但是,我们不难发现,湖畔的学员构成基本与阿里巴巴的战略步伐、对未来实体经济的判断保持一致。在外界,他们甚至被称为“马云门徒”。

在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名单中,互联网创业者是主要力量;第二期学员中,互联网公司的比例则由第一期的60%减少到30%;在第三期的76位候选人中,处于转型期的传统产业接班型的创业者明显增多。这与马云近年所倡导的“未来30年属于裂变、重构之后的传统企业”不谋而合。

从湖畔大学最新披露的四大教学模块来看,平台经济和打造未来组织是其中的重要内容。而这两个方向正是湖畔的授课者们近年来带领他们各自的企业不断尝试的革新方向。

阿里巴巴IPO的招股说明书中,就曾24次提及“生态系统”,阿里巴巴的想象力和雄大野心可见一斑。

而马云、曾鸣等人在给湖畔大学授课过程中,也都着重探讨了平台型企业的创新手段,马云强调 “ 平台型企业的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如何让别人做得越来越强” ,并对学员表示“你要么是平台型企业,要么利用好平台”。

阿里巴巴的平台已经覆盖了电商,金融、大数据、文娱、物流等领域,未来还会进一步将“计算”变成水电煤一样的公共品,分享给生态圈的每一个参与者。而马云2016年年底提出的“新零售”概念,又给阿里巴巴的世界带来了新的参与者,进一步打通线上和线下,不断拓展商业边界,构建出竞争者难以模仿的商业形态。

校董之一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湖畔大学分享了复星整合生态圈,打通产业链的未来图景。复星在2016年12月9日正式提出建立 “幸福生态系统”,将通过投后管理拉长产业链,为被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让每一个成员在复星的生态圈内不断发展,为客户提供全面的“幸福生活”。郭广昌强调,复星尤其支持所投资的企业围绕其产业上下游展开收购,内生与外延协同发展。由复星主宰的价值管理生态圈已初见雏形。

而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则在授课中向学员们表示,海尔的颠覆目标是从传统名牌经济转型为平台商业,从零和博弈转型为共创共赢的生态圈,从名牌超值转型为社群用户的终生价值。目前海尔已经逐步去掉了管理者,变成网络化的组织,聚焦了上千个小微,有200多个小微已经开始市场化,越来越多的外部创业者也在利用海尔平台获取资源,通过“小微”身份实现创新。张瑞敏希望在即将到来的物联网革命中,引爆海尔筹备多年的用户生态圈。

湖畔大学此次最终进入面试的79人,分别来自30多个产业,除了农业、金融等传统领域,还有来自再生资源、新材料、机器人等领域的创业者。这79家企业平均营收25.9亿元,平均纳税1.39亿元,国际化程度也超过前两期,一半以上企业拥有境外收入。

无论阿里巴巴相关部门如何否认,很显然,湖畔大学的壮大过程,也正是阿里巴巴、复星们分享学员构成、孵化生态圈伙伴、构建更为庞大的商业生态系统之良好机遇。

“技巧并不是湖畔大学首要教给学员的东西”,校长马云强调自己更在意价值观层面。学员们在听完湖畔“站得高、看得远”的课程之后,都表示对阿里式的生态模式所蕴含的使命、愿景、追求感到深深震撼。

这不再是简单的创客培养或投资行为,而是通过价值观疏导,让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家跟上阿里巴巴、复星、海尔等生态型企业的成长思路——企业赢得未来的关键,已经不取决于消灭了谁,而在于团结了谁。

湖畔社群的生态圈

已经有了淘宝大学和阿里商学院的阿里巴巴,之所以还要建设不一样的湖畔大学,是因为马云认为 “我们希望聚集这么一批企业家,打造一个新的商业文明。我们相信新商业文明的时代已经到来。

当下,行业边界进一步消亡,产业链的参与者更加多元。湖畔的各位创始人、保荐人所领导的企业之间已经充分合作,彼此依赖。比如,复星集团已是阿里巴巴发起的网商银行第二大股东,阿里巴巴以53.7亿元港币将银泰纳入了阿里商业圈,阿里体育与巨人网络已经展开基于移动电竞的战略合作。

无边界将成为组织的新常态,企业从过去的串联关系,走向串联与并联交织在一起的网状结构组织,从过去封闭的产业价值链过渡到现在的产业生态圈。

华为宣称要建立“哥斯达黎加式”生态系统,联合开发者伙伴进行创新;

马化腾认为开放型生态即将从“大树”变为“森林”,而腾讯的生态空间会顺应形势大规模扩容;

小米通过平台向供应商伙伴传达自身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最终形成了“竹林效应”。

目前中国商业已经出现了技术型生态、流量型生态、社群型生态、资本型生态和混合产融型生态的初步格局。

处于生态圈中的核心企业,通过产业链布局和用户应用场景创新,创造价值增量,形成了生态伙伴共赢机制。“要么是平台型企业,要么利用好平台”正是每一家企业即将看到的现实,和必须做出的抉择。

可见,以学校为纽带的社群网络未来会进一步壮大,这无疑让阿里圈的企业家、创业者、品牌业务之间的联系与互动更为密切。一旦机会来临,行业边界会加速融化,产出新兴的领域创新,最终成就出一副生机盎然的生态网络。

2015年在湖畔大学第一届开学典礼上,马云发出呼声:“湖畔大学要活300年,阿里只要活102年”。除了要实现伟大的企业家教育,这句话可能还包含着另一层蕴意——即使以阿里巴巴命名的实体公司不再存在,湖畔大学所引领的生态圈依然要保有活力。

湖畔大学甚至呼吁政府官员加入学员队伍。 校长马云希望湖畔能成为“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黄埔军校”,他认为 “目前从商的环境价值观没有真正的出现”、“希望有一天,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以后,很多中国的政府官员会说,我曾经受过湖畔大学商业意识的训练,懂得了结果导向、效率导向和公平意识。” 阿里巴巴的发展日新月异,除了企业家群体,让实体经济的方向与自己判断的思路保持一致也尤为重要。

当学员所领导的业务迅速成长之后,这些新的颠覆者,将以分享产业链、共抗风险、共同盈利为目标,最终成就一幅商业新版图。而整个社会的商业价值观,由于受到一批批学员企业家的引领,保证了方向和步调上的一致——这或许就是马云所向往的“商业新文明”的未来图景。

湖畔大学是外星人马云新造的一个梦,我们与柳传志的问题一样:“10年后再看,湖畔大学的学生是否有相当的一批能够成为中国经济推动的力量?

[ 原创声明:本文为婚嫁风向标整理汇总,责编:风晓标。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婚嫁风向标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

微信底图

关注微信公众号:婚嫁风向标(hunjia365),定时推送,干货互动精彩多